因为

铁老大向来善于搞平衡,放出来一个坏消息的同时,总要放出来一个好消息。新成立的铁总,很好地延续了这一“传统”。于是,我们同时听到了火车票全国通退通签和火车票实行梯次退票的消息。铁总是一家全国性的垄断企业,而不是各自为政的地方性小公司,火车票全国通退通签理应是题中应有之义,铁总终于做到了这一点,值得肯定;但是,同步“搭售”的梯次退票方案,就有点让人失望了。

“为充分利用运力资源,引导旅客增强购票计划性,方便更多旅客购票出行”,以此作为实行梯次退票方案的理由,未免有些牵强。因为,普通旅客购票显然都是有计划性的,故意订票又退票玩儿的几乎没有,铁总最应该做的还是打击黄牛贩票,将实名制真正落实到位,不给黄牛党可乘之机,而不是在退票费上大做文章。至于“充分利用运力资源”,众所周知,空余卧铺可以直接在车上补卖,而空余座位肯定会被多卖的站票旅客使用——又不是不卖站票,又不是站票卖的价格更低,谈何运力资源浪费呢?

需要指出的是,最高档的退票费率其实还不是20%,而是100%,因为铁老大早有规定“非动车组乘客迟到,所持车票将作废”。未能及时赶上车而无奈退票,同样也是退票,为何不能同步纳入梯次退票改革?火车晚点无论多长时间都一分钱不赔,乘客迟到了就只能作废车票,这公平吗?

自2013年9月1日起,铁路部门将调整火车票退票和改签办法,实现火车票全国通退通签,同时实行火车票梯次退票方案:票面乘车站开车前48小时以上的,退票时收取票价5%的退票费;开车前24小时以上、不足48小时的,退票时收取票价10%的退票费;开车前不足24小时的,退票时收取票价20%的退票费(8月26日新华网)。

还有一个程序问题。铁总虽然已是企业,但所谓“市场化运作”不能只是想办法涨价,即使要涨,也应该走听证等程序,而不能想涨就涨。若是一般企业以各种名目变相涨价,不仅会被发改委约谈,还可能会遭遇反垄断调查,面临巨额罚单——那么,铁总呢?对退票费想涨就涨,算不算价格垄断?最近发改委反垄断局正在对多个行业展开反垄断调查,铁总此时变相涨价,算不算带头“以身试法”?

自1997年开始收取火车票退票费以来,铁路部门一直是按车票面额的20%收取;温州动车事故后,铁老大在2011年将火车票退票费标准下调为按5%计收,最低按2元计收。现在,实行梯次退票方案后,5%的退票费率仅限于开车前48小时以上的;而开车前不足24小时的,退票费率重新提高到了20%。很显然,梯次退票变相提高了退票费,相比两年前的下调,无疑是一种倒退。

如果真的不是为了钱,铁总完全可以将5%定为最高费率,而将最低费率定为免费。因为,开车前48小时以上退票,铁总完全可以将票再卖出去,不会造成任何损失,凭什么收退票费?还有,在春运、暑运等时节,车上本身挤得不得了,退票就算无法再次售卖,也不会对运力资源造成浪费,为什么还要收旅客的退票费?